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5-29 / / 浏览量: 412次

在夜班车中边站边睡的上班族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图中的就是 Hideko,其亡夫 Msayoshi Shimamura 因过度工作而患上抑郁症,最终于 2009 年自杀死亡。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Masayoshi Shimamura 所服食的抗抑郁药,他患了此症六年。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上班族的工余消遣 – 柏青哥。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尾班车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入夜后仍在工作的上班族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年仅 30 岁的 Syota Nakahara 已患上抑郁症 6 年,主因也是过量工作,失眠及压力,他虽然在 2006 年成功控告前公司施加过多无偿加班,但他在官司结束后仍无法重新工作。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65 岁的 Setsuko Nanbu,其亡夫于 2004 年跳轨自杀。
过劳死 ── 拍摄工作至死的日本人

近年来亚洲经济起飞,不论是香港、台湾或中国大陆,亦出现工时过长、压力过大 (但薪金却没有相应增加) 的现象,甚至曾有「中国超日本成过劳死第一大国」的新闻,虽然每年 60 万人死于过劳死应该并不正确 (它把无故猝死都加入当中),但是每天晚上 8 时后商业区仍灯火通明、铁路尾班车坐满了刚放工的上班族等情况,可能你已见怪不怪,不过这是我们所应该追求的世界吗?

特别有一点︰「坐在办公室多久 = 对公司贡献多少」这种落伍的想法,实在应该改变了。

延伸阅读︰日拟立法逼国民放假

via Luz Photo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