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里桑走了,但我们要继续向前——史明经典重建计画及其后续规划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7-18 / / 浏览量: 259次

史明(1918-2019)欧里桑是台湾近代史中的传奇人物,如此的评价,应该不会受到什幺质疑。然而就像一切贵重的物品一样,稀有、难以重複,是它/他们之所以珍贵的主要原因。但是,这也意味着他们难以複製、只能追随,却很有可能只能望其项背,永远看不到他们的车尾灯。

欧里桑走了,但我们要继续向前——史明经典重建计画及其后续规划

对我来说,欧里桑有一件事情是我始终「佩服」,却又无法效法的,就是他对自己的「糟蹋」与「任性」。不管是为了投身反帝国主义阵营,而将大学期间辛苦收集的数千张曲盘拱手让人;或者是烧毁青年时期一切的书信、日记,欧里桑的「断捨离」实在让人瞠目结舌,甚至于到了中国以后,还更因为情报工作的缘故,决定进行「结扎手术」,自绝子嗣。

老实说,当年听到这一段故事的时候,我还真的有些五味杂陈,难以理解。

捨不得的是,从我们认识欧里桑以后,见证的就是一连串身体零件故障、送修、再故障、再送修的几次循环,直到陆续报废的过程——因为白内障而失明的左眼,曾经让他在日本昏迷多日的肾脏,越来越驼背的脊椎骨,慢慢失去力气的四肢,迅速退化的听力……,最后剩下半百再多一些些的体重。

到底有谁,会像他一样,把身躯消耗到极致,将生命利用到极致呢?

这几天,我一直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。

从2009年进行比较深入的访谈,到2012年开始举办欧里桑的相关活动,我相信所有跟我们一样关心史明、想要让更多人亲近与接触他的朋友们,都是抱持着同样的信念:我们不只为他,更是为了我们同样深爱的这座岛屿,希望有一天她可以成为一个真正完整的国家,与世界平坐站。

所以如果有人问起:为什幺史明欧里桑会在九十多岁以后,反而越在青年世代当中受到瞩目、关心,甚至成为媒体形容的「台独教父」、我们心中「永远的革命者」?

我会说,因为他很拼,而且他没有「变老」,他的心智一直在开放的状态,可以说是没有结束的青春期。像他从来就不会问我:今天的演讲会有多少人参加?他曾经跟我说过:「咱们做革命的,就算只有三个人听也要去。」

他也会常常提醒我跟人约束要準时,但是他每次演讲却很少準时,总是依拖再拖、不肯「结束」,虽然听众往往欲罢不能,但是旁边的主持人(常常就是我)却得捏好几把冷汗,或者吃场地管理员的白眼。

他也应该是年纪最大的闪灵乐迷吧!而且他超哈扣的,全程站着听完整场的Livehouse专场。而且更在同婚议题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以披着彩虹旗的方式,表达他对于「人权」的重视与支持。

所以当今年我开始发现我听不太懂欧里桑说话的时候,与其说伤心,其实更多的是难过,那个过去可以跟我们从东京聊到北京、马克思聊到邓小平的欧里桑,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同时,也让我开始思考:

假如欧里桑有一天走了的话,我们又要怎幺办?

过去几年,我与我的好朋友们曾经推动一个「非正式」的「史明经典重建计画」,那包括了《史明口述史》的访谈与文字整理,史明生平与思想评述的《实践哲学:青年读史明》、《左翼民族》,以及协助校对最后一个版本的《台湾人四百年史》。

那时候的我们相信:透过「文字」纪录,可以让史明欧里桑的身影延伸、重新与青年世代连结。而我们更应该将个人的生平与思想连结,才有可能让距离几十年、二至三个世代的蕃薯仔能够跨越、理解这位仍然挺身在他们面前的长者,究竟是怎幺在秘密与暴力、在抗暴与残杀当中,走过上个世纪的乱世东亚。

当然是因为史明欧里桑够拼,以及还有许多前辈(像蔡瑞月基金会的萧渥廷老师、陈丽贵导演、叶治平老师、吴叡人老师、詹天甄老师等)、同志(蔡亦竹、温宗翰、陈子瑜、共生音乐节团队等)共同携手的关係,史明这两个字过去确实从历史的地层中被挖掘、浮现,成为青年独派中的「热门词彙」与显学。

只是当我们抵挡不住时间,欧里桑真的走了以后。

我们还能做些什幺呢?

首先,半年前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进行的是:彙整2009-2010年的访问录音,以史明欧里桑如何建立台湾史观、书写《台湾人四百年史》为主轴,配合导聆与节目讨论,以「全母语」的十集线上广播节目,让欧里桑的声音「重现」,也让全世界与新世代的朋友可以感受到:母语不只是生活语言,更可以用来传递记忆、知识与思想。

另一方面,我们应该也会在明年推动「#留下新珍味」版本2.0的活动,希望透过空间设计与展览规划,以群众募资的方式重现史明欧里桑过去在新珍味生活、书写、煮食的片段,保存台湾人在异乡发现自己、创造历史的故事,成为日本重要的台湾文史景点。

事实上,任性的史明欧里桑,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物质遗产。然而诚如史明教育基金会黄敏红董事长(敏红姊)说过的:欧里桑是无神论者,他一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教条。所以我们会儘快找到一个空间,方便让大家去向欧里桑致意。

最重要的是,我们将在10月13日举办一场仿造2017年欧里桑「百岁生日派对」的活动,呼吁所有支持台湾的朋友们一起站出来,缅怀但不悲伤,一起扛下史明先生的遗志,努力让蔡英文总统、让本土政权在明年的大选中获胜。

抗中保台,振魂护国。

欧里桑虽然已经走了,但我们还是要继续向前。

史明最后的人生学堂

学堂地点:金宝轩二楼宝光厅(10491台北市中山区民权东路二段158号)开课日期:2019.09.24-10.12课程时间:08:30-20:00*恳辞花篮,现场备有献花、名册提供致意。*欢迎同志、故友、亲朋到场叙旧。

补充说明:欧里桑百无禁忌,不管过去认不认识欧里桑,欢迎大家就来跟他说说话。只是现场没有烧香,纯粹默哀悼念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