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7-09 / / 浏览量: 365次

在1999年选秀大会上,纽约尼克做了一件让当地球迷愤怒不已的事情:他们在第15顺位选中了法国人Frederic Weis,并因此错过了Metta World Peace——这个出生成长于皇后区并在圣约翰大学读书的「纽约之子」,居然在16顺位被芝加哥公牛选走。

不管是从「球迷情感」还是「球队利益来看」,这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:这个当时还叫Ronald William Artest的年轻人日后成为了最佳防守球员和总冠军,而Weis甚至从未踏上过NBA的舞台。

然而尼克管理层这幺做的确有自己的考量,因为在试训的前一天晚上,World Peace正在一个派对上彻夜狂欢,喝得酩酊大醉,因此缺席了第二天的试训。而当他匆匆忙忙赶到球场并以「胃疼」为理由请求球队再给一次试训机会时,工作人员毫不留情面地表示:「滚!」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如果你了解他之后的故事,就完全不会感到惊讶,因为这个做过无数荒唐事的NBA球员有着严重的精神障碍症,包括狂躁症和情绪波动。在最近释出的纪录片《平静风暴》中,已经改名为Metta World Peace的Peace讲述了自己如何在极端的社会环境中生存、如何与个人心理疾病作斗争的故事。

但与在他前一顺位被选中的Weis相比,Peace又幸运了许多。

42 year old Vince Carter hit em with the double pump in dress clothes

pic.twitter.com/xNwOfKtkGl

— Yahoo Sports NBA (@YahooSportsNBA) 2019年6月6日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当42岁的Carter还在穿衬衫西裤玩背扣,并準备打完自己第22个NBA赛季再退休时,比他还小5个月的法国人Weis已经经营了一家菸草店8年。两人的命运在2000年9月25日这天被紧密的扣在了一起:在雪梨奥运男篮的赛场上,198公分的Carter飞跃了218公分的Weis,完成了那记注定要被历史铭记的「死亡之扣」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可能这记扣篮太过于经典,以至于球迷们把日后Weis没打成NBA、因抑郁而自杀的经历都归结于Carter的这次扣篮给他带来的心理阴影,但这明显是夸大其词了。Weis错过了NBA跟Carter无关,而抑郁症和自杀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在1999年夏季联赛过后,Weis本可以用首轮秀的身份跟尼克签下一份合约,但因为背部伤势他选择回法国打球。而之后他的经纪人Didier Rose因为一场经济纠纷进了监狱,这让本身就对NBA文化不甚了解的Weis产生了误会:尼克一直派球探关注他在欧洲赛场的表现,但他却没有感到球队需要他,于是便一直留在了欧洲。

在日后的回忆中,Weis把问题归结于新的经纪人团队——后者从来没有在两者之间準确地传递消息,这让他错过了许多登陆NBA的机会。不过在他的老婆Celia看来,错过NBA对Weis来说的确是件很难过的事,但这跟他之后的遭遇没有任何关係。

在这之前,外界对于Weis的印象都是「巨人绅士」,他在场内外都以好脾气着称。真正让Weis陷入抑郁症麻烦的,是他在2002年出生的儿子Enzo:在孩子两岁的时候,夫妻俩发现他只会重複别人的话,完全不懂如何跟人交流,并且很难集中精力,经常又哭又闹,两人甚至没办法好好吃一顿饭。

当时在西班牙打球的Weis带着孩子去看医生,最终Enzo被诊断为自闭症。

Weis崩溃了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他开始彻夜不归,不管是工作日、週末还是比赛前,他都会喝得酩酊大醉。忍无可忍的妻子决定跟他分居,带着孩子回了法国,这让Weis的生活变得更加紊乱。球场外,他从一个「法国绅士」变成了一个脾气古怪、暴燥易怒的人,而球场上他则变得迟钝、懒散、效率低下,在04-05赛季,他在场均16分钟的上场时间内仅得到3分,职业生涯陷入低谷。

他也想过重回正轨,儘可能多回家看老婆孩子,可每当他意识到自己无法像其他父亲一样与孩子互动时——没法带Enzo去看电影,因为他无法保持长时间安静;Enzo不会玩棋盘和猜谜游戏,也不会打篮球——他反而更加沮丧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在2008年1月的某天,独自驾车回家的Weis在家附近的一个高速公路服务区彻底崩溃了,他决定亲手了结这一切,从后备箱拿出一瓶随身携带的安眠药,放平靠椅,将所有药都一饮而尽,接着闭上了眼睛。

幸运地是,Weis在10小时后被抢救了过来,而当他睁开眼睛确认自己还活着时,突然有一种欣喜之感:「那是我人生最幸运的事。」Weis的妻子在连续打了5个小时电话后终于收到了丈夫的回电,她也同样泣不成声:「当他告诉我发生了什幺时,我不能说自己很惊讶,但我希望以后的日子会有所不同。」

这次自杀未遂的确成为Weis重回人生正轨的起点:他戒酒成功,并且重新跟妻子住到了一起。在西班牙打了几个赛季后,Weis在2011年彻底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,和妻子在法国小城里蒙经营者一家菸草专营店和酒吧,看起来非常岁月静好。

不过Weis至今仍在跟抑郁症斗争,他的妻子经常发现Weis闷闷不乐的样子,并且情绪非常不稳定,经常跟顾客发生争执。而当妻子建议他去看心理医生时,他却非常抗拒:「为什幺我要把这些事说给别人听?」

Weis继续走在对抗抑郁症的道路上走着,他知道生活不完美,但他现在只想扮演好一个自闭症孩子父亲的角色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与Weis拒绝接受专业的心理治疗不同,同样在与精神障碍斗争的慈世平选择的是另一条路:公开病情,坦诚自己的心魔,接受最专业的治疗。当然,这一切并不是一开始就如此,他也经历了波折和困难。

从病史的角度来说,World Peace比Weis严重得多:他的父亲一直在吃抗精神障碍的药,他的姑妈频繁进出治疗机构,他的弟弟被送进了精神病院,妹妹也需要靠药物来维繫正常人的生活。家族遗传、父母之间的争吵和暴力,再加上从小成长在毒贩、黑帮聚集的纽约皇后区,让当时还叫Peace的他从小就患有精神障碍症。

「在一个矛盾家庭环节中长大,会影响一个人成年后的行为,焦虑和抑郁症状通常是同年面对压力和创伤的反应。」 他的心理医生解释道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在心理医生的建议下,父母决定让年幼的Peace去运动场发洩情绪,最终他选择篮球运动,这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他的症状,让他更能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。不过巨大的心理压力还是会吞噬他:防守时打人,把对方球员直接从看台上摔下去,训练时突然精神崩溃,扔球、砸墙……他总是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。

离开纽约进入NBA联盟不但没有让Peace的脾气有所收敛,巨大的竞争压力让他变得更加疯狂,他的所有毛病都被进一步放大,一言不合就跟对手打架,甚至在新秀赛季就撞断了篮球之神乔丹的肋骨。

公牛给Peace安排了专业的心理治疗师,他正式被确诊为精神障碍症,需要按时吃药进行治疗,可是他只吃了一天就受不了这种滋味,之后乾脆拒绝看病,即使见到治疗师也一句话也不说。他的情绪逐渐失控,输不起球,易怒,敏感多疑,不合群,总是处在情绪爆发的边缘,无缘无故的发脾气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当Peace被交易到溜马后,他用饶舌音乐和篮球缓解自己的情绪,并且逐渐成长为一名顶级防守者和明星球员,但在2004年11月19号的那个夜晚,一切都不可挽回地走向毁灭:在那场与老冤家活塞的对决中,Peace得到24分并且率队大胜对手,但比赛最后45.9秒爆发的冲突加上球迷扔饮料的挑衅,让他情绪彻底失控,最终酿成了NBA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球员和球迷群体冲突——奥本山宫殿事件。

可笑的是,Peace在回到更衣室后居然向队友提出「我们会被禁赛幺?」这样幼稚的问题,显然他完全不清楚自己做的事情究竟有多幺糟糕,甚至队友都被他逗笑了:「禁赛?老哥,我们能保住饭碗就不错了。」

一整个赛季的禁赛并没有让Peace的病情有所好转,身着溜马球衣让他压力巨大。而在被交易到国王后,他又因为和妻子的家暴登上头条,在公开道歉的记者会上,他忍不住落泪,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必须解决精神健康的问题,控制好自己的情绪。

2009年夏天,Peace决定加盟湖人与Kobe并肩作战。为此,他专门去做了情绪管理的心理谘询,并且定期去进行心理治疗。在心理医生的指导下,他开始通过进行呼吸训练来保持冷静,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本身。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Peace为湖人成功卫冕立下了汗马功劳:西决G5的进攻篮板绝杀、总冠军赛G7那记杀死比赛的三分球,这些伟大的瞬间必定会被球迷们所铭记,Peace也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,而这些成就,都跟他积极配合心理治疗分不开。

赛后接受场边记者採访时,Peace点名感谢了那位帮助了自己的心理医生:「是她让我敢于正视自己的心理问题,是她让我冷静下来,并且命中了关键三分,是她帮我赢得了总冠军!」而在最后的记者会上,他逐一跟溜马的总经理、教练和队友们道歉,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。在那之后,Peace(11年改名为World Peace)开始积极投身青少年心理健康辅导的慈善事业,包括拍卖总冠军戒指、亲自去精神病院与其他患者交流,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存在精神障碍的患者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「看心理医生」这件事是不可能发生在NBA球员身上发生的,他们跟大众一样对于心理疾病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,并且有着顶级运动员特有的自尊:他们是外界眼中的英雄,没有什幺可以击倒他们。

但World Peace或许是个例外。2012年初,因为「主动站出来谈论精神健康话题的勇气」,他获得了UCLA颁发的全美精神健康奖。

「说到精神健康,我想大家不要害怕。这并不等于你疯了,只是意味着你遇到了点麻烦。」World Peace在致辞时说道,「你们只是一个不知道该怎幺解决问题的小孩子,你们可以在这里和别人倾诉自己所遇到的问题。」

他让人们开始关注精神健康,并让球员们意识到主动寻求帮助的重要性。这个过程并不轻鬆,正如World Peace自己所言:「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克服这些困难,而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笑着说这些话。」

当年「死亡之扣」受害者:VC没杀死我但人生还是毁了!

最近几年,包括DeRozan、Love等全明星球员公开了自己患有抑郁症的事实,并且主动寻求心理治疗,NBA官方也为球员们提供帮助,包括心理疾病方面的知识和治疗方法,鼓励球员们说出自己的经历,并且邀请像DeRozan这样的球星现身说法,为年轻人指路。

目前精神健康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难题,即使是NBA球员也很难倖免,但如果那些被困扰的球员都能够像World Peace、DeRozan、Love一样,勇于向外界求助,积极配合心理治疗,或许就能少一些Weis那样的悲剧。

网易体育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