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除了听学生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事情,几乎没做什幺

作者: / / 时间:2020-07-10 / / 浏览量: 727次

我除了听学生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事情,几乎没做什幺

我在高中教的是英文,其中一班级是放牛班,没人敢告诉我前一任老师曾被殴打流血后,还被丢进他的车里,也不知道有一名女老师曾被抓着脚踝,倒吊在二楼窗外。

他们是高三生,却跟大学完全沾不上边。我以为他们会喜欢真实人生的故事,所以我给每位学生一本关于人类与战争的书《上帝是我的副驾驶》(God Is My Co-Pilot)。

当时是早上八点五分,我还不满二十二岁。一分钟后,身材粗壮的黑人学生彼得站了起来,故意把书本撕成两半。「我才不看这种烂书。」说完便把书丢在地上。其他学生立刻照做。

这下该怎幺办?我可打不过三十位学生,即使我很想也办不到。如果我把他们全部送去校长室,只会显得我是不善管教学生的弱者。但要说些激励学生的话,我又不懂,也没受过训练。全班学生叛逆地看着我,好像要看我有没有胆子做任何事。

情急绝望之下,我指着彼得,叫他杰克[1]。

「杰克,你的专长是什幺?」我说。

他瞇起眼睛瞪我:「你说什幺?」

「你做什幺工作?凭什幺撕烂别人写的书?」

「技工。」他说。

「汽车技工吗?」

他点点头:「全镇最好的。」

「真的吗?要是我不相信呢?」

「什幺?我真的是技工啊!」

「我是指你是全镇最好的。」

「随便找个人问就知道了。」

「不然你证明看看?」

「怎幺证明?」

「既然你不想读书,明天就换你来上课。」

「上什幺课?」

「既然你是全镇最好的技工,换你来当老师,带汽化器来教大家。」

「你是在开玩笑吗?」

我注视他,摇摇头。

「好,没问题。」他说。

隔天他带了一个汽化器来,用报纸包裹着,还滴着汽油。我当时没去想他是从哪里拿到汽化器的,后来无意间听到一位老师抱怨车子的汽化器不见了。

彼得没等我开场,就大步走到教室前面,叫我坐下,把汽化器放在桌子上。

「大家闭嘴!」他说。

在彼得教学之前,我不了解也不太在乎汽车机械的事情。在他的专业领域里,他突然变得能言善道,充满知识和热情。

事后我称讚他做得很好,又问他对跑车的汽化器了解多少。

「我不太了解,只知道跟一般汽车不同。」他答。

「那就去查出来,下个月你再上台讲课。」

「我没有跑车可以研究。」

「我不在乎你怎幺查,去试试图书馆好了。」

他咒骂几句后说:「我没去过图书馆,我才不去图书馆呢!」

「我不在乎你是从哪里找到资料,只要查出来教我们就是了。」

我又请另一位自称会玩撞球的学生示範教学。我準备了一张小型的撞球桌。这个学生数学被当,却懂得各种角度、拉桿和擦球的技巧。我叫他去研究最伟大的撞球选手后,再来做第二次示範教学。

还有请一位女学生分享在烘焙坊的工作,另一位住在山上的学生则讲授了设置陷阱的知识。

每个星期五我会探讨伦理道德,并示範我所知道的武术,好让这些学生知道谁才是真正掌权的人。上了三十天的课之后,我除了听学生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之外,几乎没做什幺事。

等到又换彼得上台时,他带着许多便条纸。

「你拿这些便条纸做什幺?」

「图书馆员说,便条纸能帮助我做示範。你知道图书馆里关于汽车的书有一整区吗?你到底要不要让我教课啊?」

最后,每位学生都教了两次课。同时,我也订了一些他们有兴趣的书。不久之后,他们开始阅读和写作。彼得开始随身携带口袋型字典,常常拿他不懂的字来问我,后来他进了俄亥俄州中央大学。

教育的目标是要扩展心智。然而除非受到激励,否则无法扩展心智。要激励一个人有很多方式,但基本原则只有一个:提高期望。

我不知不觉地提高了学生的期望。他们本来把自己看成窝囊废,毫不积极、毫不在乎。当他们接受挑战,展现专长时,就得到了自信,甚至受到激励要扩展新知识,学习更多,他们对自己的期望提高了。

除此之外,我也学到了以前在课堂上不曾学到的事情。坦白说,以前课程上学到的很多都只是理论,甚至令人难以理解。我慢慢领悟,虽然有成千上万种把事情做好的方法,但只有一个基本原则,比如说,激励学生就要提高学生的期望。再举例来说,让人冷静下来的方式有成千上万种,但如果你知道唯一的基本原则——「同理心」,你可以依不同的状况使用不同的方式,看哪一种方式最符合基本原则,最能应用在对方身上。

注释
[1]杰克(Jack)有影射蠢蛋(jackass)的意思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